!(校外用户入口 | 校内用户入口)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淄博实验中学 > 崇尚科学 > 反邪教知识 > 正文   
关于教育转化工作的探索和思考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6580    更新时间:2013/10/9 

     同“法轮功”等邪教组织的斗争已经过去10多个年头了,虽然我们取得了决定性胜利,但形势还不容乐观,邪教这个社会毒瘤还未能从根本上铲除,极少数邪教余孽分子仍然暗中勾联恣肆活动,转化反转化的形势依然严峻,任务依然艰巨。针对这些顽固不化、屡教不改的极少数未转化人员,需要我们积极探索和思考。笔者就如何做好当前教育转化工作,作了一些浅显的探索和思考。

     一、分析境内外斗争形势,准确把握邪教组织与境外敌对势力相勾结妄图破坏和对抗的意图与动机

    从境外情况看,当前西方反华势力继续把“法轮功”等邪教组织作为颠覆我政权、牵制我精力、组织我发展、破坏我稳定的重要政治工具加以扶持利用。我们同“法轮功”等邪教组织的斗争,实质上是同西方反华势力的斗争。随着我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法轮功”问题上采取两面手法,表面对我有所顾忌,实则加紧扶持利用,以图对我牵制破坏,继续就“法轮功”问题对我攻击。在西方反华势力支持下,境外“法轮功”邪教图谋与我长期对抗,调整策略,“硬对抗”与“软杀伤”结合,重点打宣传战、信息战,进行思想文化渗透,其活动呈现三个趋势:

    1、活动政治化。反华反共是“法轮功”邪教在境外得以生存的价值所在,是其获取西方反华势力支持的重要资本。“法轮功”邪教把推翻共产党领导和国家政权的政治图谋公开化,与西方战略不谋而合。“法轮功”邪教组织主动与“民运”、“藏独”、“疆独”等敌对势力勾结,谋求合作,相互利用。“法轮功”媒体极力插手国内热点,将个别问题扩大化、一般问题政治化,成为国内负面信息的“集散地”和“发酵床”,成为各种敌对势力反华反共的宣传平台。

    2、宣传产业化。李洪志一再要求其各类媒体、艺术团体“常人化定位”、“公司化运作”。“神韵”演出以向西方主流社会渗透为发展定位,政治上反华反共,内容上淡化邪教色彩,推广上重视市场,商业运作日渐成熟,演出场次、地域不断扩展,影响不可低估。“大纪元时报”、“新唐人电视台”、“希望之声广播电台”也已专业化、规模化并存,基本完成全球覆盖。

     3、闹事职业化。一是千方百计挤入各类国际文化活动,对我抹黑。二是干扰我高端访问、诬告滥诉我党和国家领导人,特别是对我高访等重大国际活动及访台团组的滋扰十分严重。三是把“法会”部署、敏感节点闹事作为显示能量、与我对抗的常态活动,组织能力不减。四是“法轮功”邪教“明慧网”已成为他们发号施令的“总指挥部”、境内外“法轮功”邪教分子联络的主渠道。

     从境内情况看,受境外指挥煽动和邪教精神控制,“法轮功”邪教地下活动仍较活跃。主要表现有:反宣案件频发,地下活动频发,公开利用所谓“维权”活动抗争,“法轮功”人员频繁跳出来作案。

    以上分析可以看出,两个斗争环境是互相影响和消长的,当境内对“法轮功”邪教斗争取得决定性胜利后,境外“法轮功”邪教在境外敌对势力大力扶持下,大搞舆论造势,助长邪教余孽的嚣张气焰,极大的刺激了个别顽固分子,从而导致顽固不化分子不予转化,这是转化反转化形势严峻的外部影响条件。教育转化工作首先要把握住这个大的外部因素,才能立足长远,攻坚克难,一鼓作气打赢教育转化之仗。

     二、掌握规律,调整思路,创新方法,强化措施,全面完成教育转化工作任务。

    在转化反转化斗争中,依据对未转化人员的行为表现进行综合分析,大致分为以下八类:第一类是家庭贫困;第二类是身体疾病;第三类是封建迷信;第四类是亲属影响;第五类是练功有益;第六类是精神障碍;第七类是个性孤僻;第八类是仇视社会。不难看出他们在观念上、信仰上、思想上、意识上已经陷入更深的误区,形成了顽固的观念,把似乎可以“自圆其说”的歪理当成真理,把邪教当成宗教,把反人类当成救人类,加上邪教组织与西方反华势力密切勾结,通过互联网等形式,还在继续控制痴迷者,使教育转化工作难度越来越大。

    一是要利用科学发展观,坚持以人为本的帮教指导思想,创新工作方式方法,丰富帮教措施,灵活调整战术。加强对“法轮功”邪教反动宣传的研究,掌握主动,改进作法。特别是在一些敏感问题上采取针对措施,要坚持文明管理、文明帮教、以理服人,以情感人,决不能授人以柄。在具体方法上,要正确认识、合理运用“以法破法”、典型引导、真情感化、法律震慑、政策感召、正面灌输、医疗干预、行为矫正、心理矫治等多种有效方法,整合资源,综合使用,扬长避短,不搞因噎废食。要坚持一人一策、多策并举,因人施教、因时施教、因地施教,“对症施药”,“以破法破痴迷,以政策唤真情”,“以典型引路树信心,以正面教育促转化”,彻底破除“法轮功”的精神控制。

    二是要坚持对“法轮功”歪理邪说的深刻批判和彻底否定。加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教育,彻底破除“法轮功”人员有神论观念,批判和否定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骗人伎俩,认清其邪教本质,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要运用心理咨询和矫治的方法,矫正“法轮功”人员认知偏差,解决心理问题和精神疾患,打破“法轮功”人员转化后对练功感受的心理依赖和生理依赖,增强其回归后的社会适应能力,提高巩固质量。

    三是要坚持标准,突出深挖工作在教育转化工作中的特殊作用,做好“以转促挖,以挖促转,打转结合”工作。作为转化的重要标准,深挖工作在教育转化工作中有着十分重要的特殊作用。通过深挖打击,断其后路,使已转化人员断绝再与其他“法轮功”人员交流的念头,其自己交代的事实对其本人也算戴上了“紧箍咒”。再通过进一步对交代人员的打击处理和教育转化,还可净化已转化人员周边环境,斩断“法轮功”地下组织反转化黑手,进而实现对其有效保护,巩固转化成果的目的。

    三、要把回归社会工程融入到社会管理创新之中,加强引导,综合治理,做好社会服务管理,实现源头治理。

    第一,为“回归社会工程”创造良好的社会意识形态环境。强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宣传力度,牢固确立在社会意识形态中的主导地位,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进程;强化对党的宗教政策和相关的法律法规的宣传力度;强化医疗、保健、饮食卫生、生活习惯等民生方面的科学普及工作;强化传统健身气功的推广,如八段锦、太极拳等传统健身功法及各种文体活动;畅通公民的诉求表达渠道,努力把各种矛盾和问题解决在基层。

    第二,要把对转化人员的后续帮扶工作放到维稳的高度来做。“回归社会工程”的成功与否关系到社会的稳定,对城镇转化人员进行安置、对农村转化人员进行扶贫是“回归社会工程”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一个没有生活来源又受歧视的原邪教人员回到社会后极易再次回到原来的邪教组织之中。但在市场经济的背景下,原邪教人员要想在社会上凭借自己的力量找到一份工作或脱贫致富是非常困难的。因此,要把对原邪教人员的“安置”、“扶贫”工作提到维稳的高度来认识,积极协调各方力量,尽可能为城镇原邪教人员安排工作,解决他们的经济来源和实际困难;对农村的原邪教人员,要在为农村广大群众推广脱贫政策、科技致富技术的同时,组织他们参与进来,并进行重点帮扶,通过争取低保、协调贷款等措施帮助他们,使他们真正找到生活的出路,从而具备彻底摆脱邪教的经济基础。

    第三,充分发挥社团组织作用,积极做好社会服务管理。在“回归社会工程”工作中,要使邪教人员脱离邪教组织后,也能实现健身治病、获取自信、做道德模范、得到集体温暖、信仰需求得到满足、精神有寄托、诉求可表达,就要用积极、健康、进步的社会组织及活动代替邪教组织及活动,通过建立健身活动(健身气功、太极拳等)站点,成立传统文化的群众文艺(民间歌舞、戏剧等)活动团体,举办科普培训班,成立或协助成立各种志愿服务队,科技扶贫,等等形式,利用社团组织的整合、控制、个体社会化功能,实现原邪教成员的各种自身需求,并尽快融入到社会。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张周路11号 联系电话:0533-2865532 电子信箱:sdzbsyzx@126.com
    版权所有:淄博实验中学 Copyright © 1997-2012 鲁ICP备12012242号 管理登陆 旧版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