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淄博实验中学


提灯的人,点灯的会



提灯的人,点灯的会

2017级语文组 刘兰英

2019年4月12-13日,我们一行四人参加了在北京陈经纶中学举行了全国高端“整本书阅读”教学研讨会。国内江苏、云南、山东、湖北、安徽、吉林等十几个省市600多为专家老师到场。

2018年1月,教育部正式发布《普通高中课程方案和语文等学科课程标(2017年版)》,以“学习任务群”的形式规定了高中语文的教学内容,“整本书阅读与研讨”首次进入新的语文课标,并位列18个学习任务群之首。这是我国语文教育领域一次重大变革。“整本书阅读”的课程化,对广大一线语文教师提出全新的挑战。与此同时,纵观近几年高考考题,题目阅读量明显加大,阅读能力不行将会影响做题效率,失分可能不是因为不会做题,而是被读题理解题意而耽误了

正是基于这样的背景,全国高端“整本书阅读”教学研讨会适逢其时,具有“灯”的意义——照亮、引领与点燃。

这是一群提灯的人,这是一本点灯的会。中国语文界的改革者们砥砺奋进、继往开来、为实现书册阅读的课程化掀开新的篇章。他们聚集于名著阅读的“整本书阅读”的教学思想和教学实践,通过理论研讨、名师示范、课堂展示、专家解疑等方式,探讨解决一线教师对“整本书阅读”存有的疑点与难点,对一线语文教师引领学生多读书、好读书、读好整本书,以提升学生语文核心素养、落实中华优秀文化传承工程,做出了不懈努力。

在国家课标组核心成员、首都师范大学王云峰教授所做的《语文课程改革的基本走向》中,王教授提出,“课程教学进一步聚焦于人的培养”“核心素养是学生在接受相应学段的教育过程中,逐步形成的与个人终身发展和社会发展有关的关键能力、必备品格和价值观念”“学科核心素养是学生通过本学科学习而逐步形成的关键能力、必备品格与价值观念的综合表现;是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在学科课程和教学中落实的具体体现;是对过去十多年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中提出的“三维目标”的进一步整合和丰富,是学科育人价值的集中体现”。要“在课程设计中将育人的总要求落实到具体的学科目标中”,“语文核心素养是在学生积极的语言实践活动中积累、构建起来的”,并“规定语文课程的组织方式——学习任务群”。

王教授特别提到了课程内容的重组和教材的教学化处理:“知识结构化:体现本质,便于记忆与迁移。知识条件化:从何而来?补充背景知识。知识情境化:用到哪里去?创设真实情境。”并说明了指向目标的教材处理的技术:新增、删除与更换、整合与重组。

王教授指出了学习任务群“整本书阅读与研讨”的目标是“引导学生通过阅读整本书,拓展阅读视野,建构阅读整本书的经验,形成适合自己的读书方法,提升阅读鉴赏能力,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学习方式为“以学生利用课内课外时间自主阅读、撰写笔记、交流讨论为主,不以教师的讲解代替或约束学生的阅读与思考。教师的主要任务是提出专题学习目标,组织学习活动,引导学生深入思考、讨论与交流。教师应以自己的阅读经验,平等地参与交流讨论,解答学生的疑惑”,并以“我的文学三国”为例进行了说明。报告高屋建瓴,让参会的每一位老师都受益匪浅。

而对于“整本书阅读”研讨会所呈现的课例,如果一定要用几个字来概括,我想大概是实、新、活。

一、

本次会议就是落实一个“实”字,入一线、接地气,解决了最关键的问题——“怎么教”实实在在,操作性强。

如程翔老师的《<论语>初始课》,从《论语》第一课进行示范:家里有《论语》的请举手。你知道书名的意义吗?“论”为什么读lún而不读lùn?能说《论语》的作者是孔子吗?《论语》一共多少篇多少章多少句多少字?你知道《论语》最核心的内容是哪一个字吗?你能举出一个取自《论语》的人名吗?

如罗浩宇老师《我们一起读名著》把整本书阅读的课程分为读前导读课、读中推进课、读后提升课、读后展示课,每一堂课都反复设计、实践、修改、再实践、再修改、再实践,比如《目录管窥阅读法——<三国演义>阅读方法指导》一课,前后试教了22次,全部的教案、学习任务单、阅读练习以及学生作品都原版呈现,展现出“整本书阅读”落在实处的风采。

二、

本次会议对于整本书的阅读形式与方法进行了许多尝试性的探索,从教学设计、教学内容到教学方法;从师生的交流,到点评总结,每一堂课都尽可能的提供创造性的环节。

如熊妍老师的《<四世同堂>阅读交流——祁瑞宣形象探究》一课,学生利用绘画的形式展现自己对祁瑞宣的印象,有的小组认为祁瑞宣是一只温驯的熊猫,却也可以愤怒;有的小组认为祁瑞宣是一张断裂的桌子;有的小组则说他是用天平称重心脏和羽毛的古希腊神明……

南京教研室的徐晓彬老师讲《<论语>之见贤思齐》,整堂课围绕一张孔子诞辰纪念邮票展开。

江山市教育局教研室王荣老师则以大量的“影视微网络课程的运用与整本书阅读教学”案例,进行了整本书的“视觉阅读”,让人耳目一新。

三、

本次会议为我们提供了灵活多样的阅读示范,群文阅读、跨界阅读、对比阅读、资料助读、活动趣读、等等,多姿多彩,有效平衡了“课程化”与“自由阅读”、班集体阅读和“个性化阅读”之间的矛盾,让每一位学生都感受到阅读的趣味、展现自己的阅读个性。

如湖南特级教师蒋雁鸣老师讲《红楼梦》整本书阅读研讨课,以“宝玉的烦恼”切入,围绕“宝玉有哪些烦恼?”“宝玉烦恼产生的根源是什么?”“你遇到过类似的烦恼吗?你是如何应对的?”来进行,独具慧眼。

陈经纶中学李良益老师的《呐喊》阅读推进课,采取了序文对读的方式。江苏东台中学的陈月老师讲的《四世同堂》,以人物群像的分析来进行文化反思,陈经纶中学的张岚老师的《论语》论学专题——听孔子谈学习是为了什么来切入,王雪老师则以“《论语》中的君子”进行专题学习。

对于“整本书阅读”的经验体会,北京市陈经纶中学语文教研组组长李良益老师介绍:“学校前年开始五大课程群改组,语文是阅读课程群,高中语文组把它设计为“二维四类”课程。二维就是课内与课外阅读,四类就是单篇阅读、专题阅读、拓展阅读、名著阅读。其中单篇和专题阅读在课内完成,拓展和名著阅读在课外完成。单篇阅读需要进行文章全面分析,专题阅读更多是一组文章,这注重追求思维的深度;课外阅读就可以利用课内阅读夯实的基础去增加学生个人的阅读广度。阅读的功效作用其实是长效的,它能够帮助学生建立宏观的认识体系,烙下文化基因,提升个人综合能力。语文是百科之母,阅读就是起点。”如今我们淄博实验中学的传统文化课程基地,正在构建“二维八元”系列特色课程,涉及的面更加开阔,但具体的落地实施则需要向陈经纶中学等学校学习。

对于如何开展“整本书阅读”,参加完会议,我的体悟是:1.研读并领会新课标的精髓,理解学科核心素养的内涵;2.深读文本,把握文本的独有特征;3.基于学情,找准契合学生阅读实情的契合点。

“整本书阅读”是一扇窗,让学生瞭望到无比广阔美好的阅读世界。“整本书阅读”是一个舞台,让师生共同释放生命的活力!

最后,我有一个梦想,梦想有一天,在淄博实验中学学校里开一堂课,就是全国级别的研讨课,这需要实验中学每一个语文人的不懈努力与奋力拼搏,现在我们有专门的传统文化课程基地,有赛课评选1个全国一等奖第一名、1个全国一等奖、2个山东省优质课第一名,3个山东省一等奖,以及N多的市优质课一等奖,我们有刘晓春名师工作室,有段升群老师的专著、谢宪起老师的专栏诗集,还有更多老师的期刊论文,他们作为开路者引领着我们不断向前,相信不久的将来,这个梦想将明亮地照进现实!